溫州民間融資綜合利率指數(簡稱“溫州指數”)是用于反映某一區域一定時期內民間融資價格水平及變動趨勢情況的一套指數體系,包括綜合利率指數、不同融資平臺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期限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方式利率指數等。
行業動態
【研究速遞?IBLI月報】金融去杠桿趨勢不變 貸款平均利率小幅上行——5月交銀銀行間流動性指數(IBLI)月報
日期:2017/5/25 0:00:00

【研究速遞?IBLI月報】金融去杠桿趨勢不變 貸款平均利率小幅上行——5月交銀銀行間流動性指數(IBLI)月報

2017-05-23 新媒體供稿 中國銀行業雜志

文/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


央行綜合調控態勢不變

流動性壓力有所緩解

第二季度以來,市場流動性壓力的起伏較第一季度已經存在較大幅度的改善,市場流動性在當局各種工具綜合運用下朝著更加穩定的方向演變發展。央行在4月上旬連續暫停逆回購之后,中下旬隨著前期投放資金的到期以及市場利率的抬升,逆回購又重新開啟。進入5月以來,5月3日單日逆回購達2000億,其中7天期1700億。這也使得5月10日、17日以及未來24日等都會是逆回購到期續作的比較重要的時間節點。

從過去一段時間央行在大量工具到期時間節點的操作情況來看,央行維持流動性基本穩定,防止市場出現較大幅度波動的態度還是較為明確的。

金融去杠桿仍將穩步推進

市場面和政策面因素對貸款利率影響有所顯現

進入5月以來,目前市場對于流動性關心的焦點仍然集中于金融去杠桿、市場利率走勢、央行流動性調控等方面。針對這些關注點,我們認為:

流動性超調壓力短期緩和,“脫虛向實”仍將穩步推進。金融去杠桿背景下,一系列監管政策已經出臺或正在醞釀。加之各種猜測和預期,給市場流動性帶來較大壓力。近期,過度的預期以及過快的調整給市場帶來的超調壓力有所緩和,央行MLF投放量也有所放大,但這并不意味著“金融去杠桿”、資金“脫虛向實”的導向告一段落,可能只是市場步伐趕超了監管步伐后的短期緩沖。事實上,在監管從嚴的趨勢下,應該還有一些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結構仍處于進一步調整階段,往往調整初期對于市場的影響也較大,隨之則逐漸減弱。

近期,美聯儲縮表已提上日程,國內也時有央行縮表的聲音。然而我們認為在貨幣政策由穩健偏松轉向為穩健中性背景下,外匯占款收縮壓力放緩,公開市場操作的時間窗口打開、操作頻率提高,流動性調控工具逐漸豐富,尤其是金融去杠桿正穩健推進,影響我國央行資產負債表的因素在增多,不宜將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的短期波動過度解讀為趨勢性的變化。

但需要關注的,一是四月央行雖然“擴表”(主要體現為央行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和政府存款比一度度末回升),但其對其他存款性公司的債權較年初仍顯著下降,體現了央行金融降杠桿的總體思路未變。

二是由于流動性偏緊,金融機構的超額準備金率從去年末的2.4%下降到一季度末的1.3%。上述因素對貨幣供應量及銀行存款增速的負面影響在未來一個時期可能持續存在。當然,未來國內經濟金融運行的不確定性仍較多,總體趨嚴和去杠桿基調保持不變,貨幣政策不會也不宜大幅度收緊。

監管力度將綜合考量市場承受力,市場利率快速向上突破可能性不大。監管層也指出“所有的監管制度規定都不是要限制或取消某一個業務,只要是合法合規的都鼓勵和支持”。一系列監管新規很大程度上旨在彌補過去監管的空白,去除金融鏈條中可能存在的多層嵌套,防止資金在金融體系內部空轉。然而監管新規的實施也會綜合考量市場承受能力和防止勢頭過猛可能形成的局部流動性風險。從一段時期以來,市場利率雖在政策轉換期已有所抬升,而存貸款基準利率維持不變,銀行新發放貸款加權平均利率僅小幅提高也可見監管層維護構建穩健貨幣金融環境的態度。因此,市場流動性未來趨勢很大概率仍是保持基本穩定,個別時點有所趨緊,市場利率在本輪金融杠桿的過程中維持小幅上移態勢,短期銀行間市場整體加權利率突破3.7%甚至4.0%的概率較小。

貨幣市場利率上移影響貸款定價,但預計幅度有限。從4月金融數據顯示結果來看,伴隨市場利率上升,社會融資結構已經出現了直接融資部分向間接融資轉移的現象。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企業債融資增量為-1037億,而去年同期為1.59萬億。同時,今年前幾月企業債發行平均票面利率在5.76%,較去年同期的4.57%大幅提升了119bp。貨幣市場利率上移,直接融資成本上升,存貸款基準利率未變,勢必使得部分直接融資需求回歸信貸需求,進而推動貸款利率上移。但市場結構差異和歷史經驗表明,貸款利率上行幅度相對有限。

一是債券市場和信貸市場的供需形勢不同,債券市場更為市場化,企業發債基本是市場定價、議價能力較弱,但在貸款市場上,很多大型企業有很強的議價能力,銀行較難顯著提升貸款定價。央行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顯示,3月對公一般貸款、住房貸款、票據融資利率較去年12月分別提升19bp、3bp、87bp,估算貸款整體利率提高了約16個基點。

二是歷史經驗表明,貨幣市場利率對貸款利率的傳導大約滯后一個季度,貸款加權利率的變化幅度約為貨幣市場利率變化幅度的30%。照此推算,貸款加權平均利率將從今年第二季度開始會有進一步變化,如果年中貨幣政策工具再次進行10bp上調,今年R007均值較去年大約提高65bp,再考慮到存貸款基準利率不大可能調整,預計今年貸款加權利率較去年提高約20bp,升幅并不顯著。

資金外流、美國加息仍可能對國內貨幣市場利率構成階段性上行壓力。4月外匯占款下降420億元,繼續小幅改善,但仍未轉正。主要受人民幣匯率因素影響。人民幣匯率基本維持在6.88左右,但貶值預期依然存在,且企業對匯率能否持續企穩可能仍持觀望態度,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外匯占款的明顯改善。5月以來人民幣匯率繼續保持穩定,監管部門針對外匯和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監管作用持續存在,外匯占款有望穩步改善。不過,6月中旬美聯儲議息會議前后,人民幣匯率和資本流動仍可能面臨一定的流動性壓力。(本篇執筆人:陳冀、 鄂永健,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

最近1個月交銀銀行間流動性指數表
 

 近三個月交銀艾布力(IBLI)指數運行趨勢

 

近三個月交銀艾布力(IBLI)累積指數運行趨勢

 

 

北京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