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民間融資綜合利率指數(簡稱“溫州指數”)是用于反映某一區域一定時期內民間融資價格水平及變動趨勢情況的一套指數體系,包括綜合利率指數、不同融資平臺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期限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方式利率指數等。
行業動態
多角度精準發力護航小微融資
日期:2018/6/28 0:00:00
 

 

原創: 周萃 金融時報 今天

624日央行宣布對小微企業及債轉股定向降準后,央行等五部門25日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 從貨幣政策、監管考核、內部管理、財稅激勵、優化環境等方面提出具體措施,多角度精準發力,標本兼治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相比之前較為分散的政策規定,《意見》針對小微金融服務中存在的體制機制障礙給出了全方位的解決方案。隨著這些政策的相繼落地,將會形成服務小微的協同效應,不僅有助于短期內降低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從中長期看,將有助于小微金融服務持續良性發展,從而穩定提升小微企業金融可得性。

                     一  政策支持不斷加碼

為加強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破解其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今年以來相關政策不斷加碼。

328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國家融資擔?;?,通過股權投資、再擔保等形式支持各?。▍^、市)開展融資擔保業務,帶動各方資金扶持小微企業。425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再推出7項減稅措施,支持創業創新和小微企業發展。620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了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5項措施,明確提出要運用定向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增強小微信貸供給能力。

今年以來,央行還三次宣布實施定向降準,其重要目的都在于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支持金融機構發展普惠金融。

125日開始實施的面向普惠金融的定向降準,“為支持金融機構發展普惠金融業務,著力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提高金融服務覆蓋率和可得性,為實體經濟提供有效支持”;425日實施的第二次定向降準,“為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增加銀行體系資金的穩定性,優化流動性結構”;75日即將實施的第三次定向降準,“為進一步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意見》中所提出的貨幣政策支持和財稅政策激勵等措施,充分反映出小微企業蓬勃發展對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作用以及小微金融業務有序發展對商業銀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作用?!?浙商銀行經濟分析師楊躍表示。

他認為,《意見》能有效引導和鼓勵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力度,切實降低企業成本,意義重大。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預測,三次定向降準加上《意見》提出的增加支小支農再貸款和再貼現額度1500億元、通過資產證券化盤活信貸資源1000億元,今年以來央行累計釋放資金超過1.75萬億元支持小微發展。

                      二  融資難題仍然存在

盡管政策對小微金融強力支持并傾斜,但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并未得到有效解決。

隨著我國經濟平穩發展,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在持續增長。央行發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銀行家問卷調查報告》顯示,今年一季度,小微型企業貸款需求指數達到66.3%,同比、環比分別提高3.7個、4.1個百分點,創2015年一季度以來新高。

但是,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卻始終處于較高水平。數據顯示,近年來,我國金融機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平均在6%左右,網絡借貸利率約13%,溫州民間借貸登記利率在15%以上,小額貸款公司等類金融機構利率則為15%20%。與此同時,小微企業融資來自正規金融機構與民間融資的比例大致為40%60%,與金融市場更發達的國家和地區相比,正規金融機構的占比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此外,隨著信用事件增多,相對弱勢的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受緊縮壓力不對稱影響,更容易受到沖擊,融資難題進一步加劇?!北P古智庫高級研究員吳琦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今年以來,受去杠桿和強監管影響,廣義流動性收縮,貸款利率、非標利率和信用債收益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企業流動性狀況惡化,信用債市場違約風險上升。

吳琦分析,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一與企業資產規模較小、固定資產少、土地房產抵押物不足等問題有關,導致信用風險較高;二與現行的財稅金融政策不完善有關;三與金融機構的業務模式不健全有關。

數據顯示,截至20183月末,小微企業貸款不良率達2.75%,比大型企業高1.7個百分點。

                      三  多舉措緩解小微融資難

雖然小微金融覆蓋率和可得率仍不盡如人意,但多位業內人士均表示,近期出臺的多項小微企業融資政策或將起到實質性的助推作用。

要進一步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既需要采取一些短期激勵政策,比如減稅降費、定向降準等,也要通過深化改革建立長效機制,從根本上解決難題。

“當前小微企業所面臨的融資困境,主要源自于金融機構的風險偏好下降,考慮到向小微企業提供融資可能造成資本金損失,降準降息減稅的激勵效果或將受到一定影響。如何提升金融機構對小微信貸的供給意愿和能力更為重要,這也是《意見》的主旨所在?!?吳琦認為。

吳琦表示,對于金融機構來說,扶持小微應加快內部考核機制改革,從內部轉移定價和服務機制等方面提升小微企業服務質量和水平。比如,基于小微金融業務對于銀行優化客戶結構、提高收益、保障持續穩定發展的重要作用,提升對小微金融業務的戰略認知,整合內外部業務和優勢資源,完善相配套的經營管理機制和組織架構,如成立普惠金融事業部,增設社區、小微支行等。

“在金融去杠桿背景下,商業銀行應更好地滿足和挖掘小微企業客戶需求,持續優化自身業務結構,開發便捷安全、客戶體驗好的金融產品體系,取得規模、效益和資產質量的協調發展,持續提升服務實體經濟水平和能力,較好地通過自身高質量發展來服務實體經濟的高質量發展?!睏钴S認為。

事實上,在一系列政策引導下,傳統金融機構正在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扶持力度。截至一季度末,小微企業人民幣貸款余額為25.1萬億元,同比增長14.3%,比同期各項貸款和企業貸款增速分別高1.5個和2.4個百分點。

記者:周萃

編輯:趙乘鋒

北京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