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民間融資綜合利率指數(簡稱“溫州指數”)是用于反映某一區域一定時期內民間融資價格水平及變動趨勢情況的一套指數體系,包括綜合利率指數、不同融資平臺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期限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方式利率指數等。
行業動態
央行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 釋放7500億元增量資金
日期:2018/10/8 0:00:00
 

 

央行有關負責人:

再次降準置換中期借貸便利 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取向保持不變

本報記者 李國輝

107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決定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置換中期借貸便利。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就相關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



問:此次通過降準置換中期借貸便利將如何操作?
答:此次降準的主要內容是,自2018101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降準所釋放的部分資金用于償還1015日到期的約45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這部分MLF當日不再續做。除去此部分,降準還可再釋放增量資金約7500億元。


 

問:央行再次通過降準置換中期借貸便利的主要考慮是什么?

答:本次降準的主要目的是優化流動性結構,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當前,隨著信貸投放的增加,金融機構中長期流動性需求也在增長。此時適當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置換一部分央行借貸資金,能夠進一步增加銀行體系資金的穩定性,優化商業銀行和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結構,降低銀行資金成本,進而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同時,釋放約7500億元增量資金,可以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和創新型企業的資金來源,促進提高經濟創新活力和韌性,增強內生經濟增長動力,推動實體經濟健康發展。

問:降準是否意味著貨幣政策取向發生改變?

答:本次降準仍屬于定向調控,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基本穩定,銀根是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降準釋放的部分資金用于償還中期借貸便利,屬于兩種流動性調節工具的替代,而余下資金則與10月中下旬的稅期形成對沖,因此,在優化流動性結構的同時,銀行體系流動性的總量基本沒有變化。中國人民銀行將繼續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調控,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問:降準是否會加大人民幣匯率貶值壓力?

答:本次降準彌補了銀行體系流動性缺口,優化了流動性結構,銀根并沒有放松,市場利率是穩定的,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長率與名義GDP增長率基本匹配,是合理適度的,不會形成貶值壓力。本次降準有利于促進經濟結構調整,推動高質量發展,經濟基本面對人民幣匯率的支撐更加鞏固。作為大型發展中經濟體,中國出口有較強的競爭力,同時,中國經濟以內需為主,制造業門類齊全,產業體系較為完善,進口依存度適中,人民幣匯率有充足的條件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中國人民銀行將繼續采取必要措施,穩定市場預期,保持外匯市場平穩運行。

為中小企業融資需求解渴

央行降準釋放7500億元增量資金

本報記者 李國輝

107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決定下調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置換中期借貸便利。

    這是今年年初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及4月份和7月份降準后的第四次降準。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董事總經理陳健恒表示,此次降準背后是近期經濟數據走弱、銀行負債端成本較高、寬信用難以有效傳導以及國慶期間海外股市大跌等多重因素疊加。

    “降準是當前貨幣政策的恰當選擇?!苯煌ㄣy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從最近的GDP、工業增加值等實體經濟指標來看,當前經濟下行壓力依然存在。前期金融去杠桿,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的融資渠道受到不小的壓力,加之高成本融資方式受阻后,表內信貸定價難以覆蓋部分中小企業的信用風險,銀行業普遍風險偏好趨于謹慎甚至保守,中小企業融資可得性下降較為明顯。當前銀行業存款增速持續低于貸款增速,兩者差距已近5個百分點,對銀行信貸能力帶來制約。而結構性流動性工具給予銀行更多的是流動性缺口調劑作用,當缺乏更長期穩定的流動性來源時,銀行的信貸投放以及風險偏好難有明顯改觀。降準則是改善銀行體系負債狀況、為銀行提供長期無成本資金的最直接和有效的方式,適度調低準備金率是當前貨幣政策的恰當選擇。

    發力支持實體經濟融資  

     本次降準的宏觀背景,是實體經濟增長仍然面臨壓力。中信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明明表示,從GDP增速、工業增加值和PMI指標來看,當前實體經濟確實面臨一定下行壓力,而在金融收縮階段,以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為代表的微觀經濟主體的融資渠道收窄、融資需求難以得到滿足,M2增速和社會融資增速仍然處于較低水平。

    與前一次降準類似,此次降準主要目標在于通過降準置換本月約4500億元到期的MLF。置換后將釋放大約7500億元流動性,對沖到期MLF后,仍有一定余量可兼顧10月下旬的稅期和跨月流動性缺口。明明認為,本次降準仍然以滿足融資需求為目的,并非大水漫灌。連平也認為,就凈投放量角度看,貨幣政策并不存在大水漫灌,而是更加注重定向調控和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和推動信貸以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連平進一步表示,降準置換MLF后,不僅緩解了部分銀行負債端流動性缺口壓力,通過負債成本降低,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影響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端定價和信貸投放的積極性,最終有利于控制企業融資成本的上升和增強企業融資可得性。

對比4月份和6月份的降準,此次降準釋放的7500億元資金將超過前兩次凈投放規模。陳健恒表示,大中型銀行降準釋放的資金或對沖MLF的到期,因此釋放的額外資金或主要集中在未參與到MLF投放的城商行和農商行。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央行收短放長,逆回購操作減少,流動性投放以MLF和降準為主,導致MLF的存量規模持續上升?!标惤『惚硎?,9月份MLF高達53830億元,此次降準對沖10月份的MLF到期后,MLF余額仍有49315億元,仍然居歷史高位。綜合來看,預計10月份貨幣市場利率會有小幅下行,但幅度不會很大。

    對人民幣匯率影響有限  

    國慶長假期間,海外市場股債大跌,美元對包括發達經濟體和新興市場在內的廣泛貨幣升值。對于此次降準,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認為,其背后的一個考慮是對沖國慶期間全球市場波動對國內經濟市場形成的沖擊。

    對于降準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連平表示,由于本次降準置換MLF后凈投放的國內流動性規模適度,更多的是彌補相應的流動性缺口,并不會造成利率顯著走低,因而不會增加人民幣貶值壓力。明明認為,本次降準仍然是實質中性的貨幣政策操作,而央行也不排除使用其他必要措施穩定市場預期,維持匯率的基本穩定。

    隨著美國持續加息,中美利差進一步縮小。陳健恒表示,貨幣政策在引導貨幣市場利率下行和穩定匯率層面需要進行權衡和兼顧。

    謝亞軒表示,今年以來的四次降準合計降準約3個百分點,但這并不意味著貨幣政策轉向放松。從歷史數據來看,GDP平減指數急劇下行至零附近似乎才對應貨幣政策放松條件的成熟,而今年二季度GDP平減指數仍高達2.8%,且下降幅度溫和。謝亞軒認為,上述幾次降準均屬于中性操作,其所帶來的基礎貨幣釋放,將為其他方式(如央行對銀行債權的減少)所回籠對沖。

    “未來一段時間,貨幣政策可能仍然保持穩健,保持宏觀流動性總量合理充裕而不是過量灌水?!边B平表示,貨幣政策的重心會放在引導和調整流動性流向,支持小微、民營和創新型企業,以提高政策有效性。未來貨幣政策仍有進一步逆向調整的空間,以適應形勢變化和實體經濟及金融市場需要。

    考慮到今年三季度信用債違約事件依然頻發,社會融資和經濟數據走弱,陳健恒強調,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比簡單的貨幣政策趨松更為關鍵,包括提高銀行資本充足率、財政政策發力等?!坝绕涫秦斦咝枰嵘Χ?,通過減稅或者增加支出方式改善實體企業和居民的資產負債表,才有可能看到新一輪的信用擴張?!标惤『阏f。

 

記者:李國輝

編輯:趙乘鋒 楊晶貽

北京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