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民間融資綜合利率指數(簡稱“溫州指數”)是用于反映某一區域一定時期內民間融資價格水平及變動趨勢情況的一套指數體系,包括綜合利率指數、不同融資平臺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期限利率指數、不同融資方式利率指數等。
行業動態
金改托舉起溫州經濟
日期:2014/11/24 0:00:00

                                                           來源:金融時報 作者: 編輯:王潔

 自2012年3月28日國務院決定設立浙江省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以來,溫州金融改革實踐已走過900多天不平凡的歷程。

  溫州金改取得什么成效?

  今年10月底,“溫州金融改革與發展20人專家論壇”在溫州召開。溫州市委副書記、市長陳金彪在論壇致辭中并不避諱地談到現在人們對溫州金改的“四個高于”的評價,一是業內評價高于業外評價,二是銀行評價高于企業評價,三是省外影響高于省內影響,四是自主創新突破程度高于審批型創新。這客觀地反映出人們對溫州金改成效的評價褒貶不一。

  在此背景下,溫州金改到底取得什么樣的進展?應當如何看待溫州金改的成效?溫州金改取得了哪些可復制的經驗?下一步溫州金改的重點和突破方向是什么?帶著這樣的疑問,10月下旬,本報記者深入到溫州金改火熱實踐的現場,通過與參與和推動金改的地方政府、中央監管部門派出機構、當地各類金融機構和中小企業等各方的深入溝通、了解、采訪,試圖還原溫州金改的真實面貌,客觀反映溫州金改取得的成效和不足,理性總結溫州金改積累的有益經驗,探討下一步溫州金改的路徑方向。

  實體經濟企穩回升

  “沒有2012年國家批準實施溫州金改方案,可以肯定地說,當前溫州經濟會比民間借貸風波爆發以前更糟糕,也不會推出全國第一部民間融資管理條例,不會設立‘溫州指數’,不會出現為規范民間金融活動的民營金融機構和服務平臺?!睖刂菔薪鹑谵k主任張震宇不無欣慰地向記者這樣表示。

  中國人民銀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長張健華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作了這樣的評價,溫州金改實施兩年半以來,“穩定了溫州的經濟,穩定了溫州的形勢”。

  據了解,至今年9月底,溫州經濟已有回升,各項指標有所提高。在浙江省統計的28項指標中,溫州的大部分指標排名已從最末往前走了,只有一兩項指標還在末尾,可以說溫州經濟已企穩回升。

  10月29日下午,記者來到瑞安市高新技術(閣巷)園區圍一路的浙江力諾流體控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訪。在制造車間,記者看到工人們正在緊張地勞動,各種制造機器快速運轉,過道和成品倉庫里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工業閥門半成品和成品。該公司董事長陳曉宇告訴記者,自2008年以來,公司通過主動進行轉型升級,沒有受到國際金融危機和溫州民間金融風波的影響,2011年銷售收入達到2.3億元,2012年至2013年保持12%的增長。

  當記者問到2009年以來為什么公司沒有進入房地產領域時,陳曉宇回答說,力諾流體控制始終專注于工業流體控制設備的研發和制造,一直處于快速發展階段,公司團隊是把裝備制造當成一份事業來做,這么多年幾乎沒有分過紅。從2009年開始,公司決定“堅決不允許動用公司資金進入房地產”,現在看來這是明智的抉擇。他認為,把企業和實業做好了,可以得到社會的認可,有一種成就感。

  據記者了解,正是在這種正確的經營理念引導下,該公司取得了持續較快的發展,也獲得了金融機構和資本市場的大力支持。目前工行溫州分行給其提供了2000萬元的授信,寧波銀行給予1000萬元的授信。2012年,公司引進PE,獲得風險投資5000萬元。今年8月8日,該公司成功在新三板掛牌,募集了2000多萬元,成為溫州市第一家在新三板上市的企業。

  “現在紅蜻蜓公司發展穩健,主業有很好的基礎,既沒有涉及自己的金融風險,也沒有陷入到擔保鏈條中去?!?0月30日上午,記者又來到了浙江省永嘉縣甌北鎮五星工業園區的紅蜻蜓鞋業股份有限公司進行采訪,紅蜻蜓公司副總裁方宣平十分高興地向記者這樣表示。

  中行溫州分行副行長鄭勉告訴記者,為支持該公司在全國建設100多家商業店鋪,該行為其量身設計了一款“企業銷售網絡建設項目貸款”創新產品,給予紅蜻蜓公司授信4億元,最長期限8年,有力地支持了該公司的銷售渠道建設和品牌的提升。

  今年以來,溫州有一批民營企業陷入了因相互擔?;蜓h擔保致使資金鏈斷裂的風波之中。但是專注于制鞋產業19年之久的紅蜻蜓公司,所有的擔?;顒泳磪⒓?,而且拒絕了一些溫州商人前些年就開始發起的參與房地產投資(投機)的計劃,因此把公司做成了中國制鞋業的前5名。去年,公司生產了1700萬雙鞋,銷售收入達32億元,凈利潤2.6億元,上交稅收3.4億元,安置員工7300人。

  現在,從政府部門到金融機構,從民營企業到普通百姓,各方都真切地感受到,如果沒有溫州金改,溫州的經濟和金融都會更糟糕。而正是因為及時地實施了溫州金改,在經濟下行過程中起到了穩定或制止下滑的作用,因此毫不夸張地說,溫州金改托舉起了溫州的經濟發展和金融穩定。

  金融穩定風險可控

  “2012年3月之后,溫州沒有再出現大的金融風波、群眾上街游行等群體性事件,全國很多地方政府組團來溫州考察后都很高興地看到這些成績?!睆堈鹩钫f。

  張健華向記者表示,溫州金改作為“問題導向型改革”,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溫州“兩多兩難”問題,溫州民間資本管理已有所突破,頒布了全國首個民間融資管理條例,建立了民間融資登記等機制。

  溫州民間借貸服務中心是溫州金改開始實施后不到一個月就成立的全國第一家民間借貸服務機構,辦公樓就設在鹿城區東明路東明錦園一幢臨街的住宅樓二樓。記者走進該中心服務大廳,只見登記備案、征信查詢、合同公證等服務柜臺一字排開,全國第一個民間借貸利率指數—“溫州指數”就在服務大廳的一個大型電子屏墻上不停地閃爍。

  該中心總經理徐智潛向記者介紹說,該民間借貸服務平臺有兩個基本功能,一是作為中小企業融資平臺,借貸雙方來此發布信息,中介機構按照客戶意愿撮合成交,并在此備案;二是做民間借貸的登記,所有的信息發布、中介登記備案等服務都是免費的。該平臺的服務,使借貸雙方的“信息對稱”,既對出借人予以保護,又對借款人有一種保護,使其不至于“過度融資”。

  記者從溫州金融辦得到的數據表明,從2012年4月26日成立該中心至2014年2月底,總共有23.5億元的民間借貸在此登記備案;而在今年3月1日出臺了《溫州市民間融資管理條例》之后至今,在此登記備案的民間融資金額超72億元,是近兩年登記金額的三倍多,呈現快速增長的趨勢。

  據了解,在該中心成立之前,溫州市由典當行開展的車輛抵押貸款利率高達3分至3.5分,而在該中心成立之后,已將此利率壓低至1.2至1.4分??梢?,當地民間借貸秩序已明顯好轉,民間借貸利率呈現慢慢下降的趨勢。

  當地司法部門提供的數據表明,溫州民間融資新發生的案件、涉案金額、涉案人數,已分別由2013年前8個月的52起、12.5億元、2100多人,下降至2014年前8個月的47起、10.5億元、1900多人,同比分別下降了10.8%、11.8%、8.7%。這表明,當前溫州民間融資市場總體秩序穩定,風險繼續下降,在可控范圍之內。

  地方金融體系正在完善

  10月28日,記者飛抵溫州的當天下午,就采訪了受到媒體廣泛關注的正在籌建中的溫州民商銀行。

  今年7月25日,銀監會批準了正泰集團、華峰集團等民營企業發起設立溫州第一家民營銀行,正泰集團副總裁兼溫州民商銀行籌建小組負責人徐志武向記者介紹了該行籌建工作取得的最新進展。他說,正泰集團將作為該行的第一大股東,占該行股權的29%,首期已募集資本金20億元左右?;I建工作分成7個小組,正按照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的要求緊鑼密鼓地進行中,銀行辦公地址選在市府路的恒玖大廈,銀行高管和部門經理等人員將在11月底之前招聘到位。

  徐志武表示,民商銀行將“立足溫州、服務溫商”,走差異化、特色化道路,與已有銀行錯位競爭,以產業鏈金融和互聯網直銷銀行為特色,做“兩小”群體(中小微企業和小區居民)的綜合金融服務商。他說,“按照銀監會規定,我們將抓緊籌備工作,盡快完成籌備;同時堅持時間服從質量的原則,確保銀行早日開門,確保銀行經營成功?!?/span>

  溫州民商銀行的籌建并開業,將可彌補溫州地方金融體系的不足,有望成為完善地方金融組織體系的一大突破。

  10月29日下午,記者來到了瑞安這一溫州的縣級市。記者看到,瑞安華峰小額貸款公司、華峰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的兩塊招牌,就在瑞安市安陽新區華峰專家樓這一臨街的大樓上并列排開。

  華峰小貸公司總經理陳林興向記者介紹說,該公司是全國第一批小貸公司,由華峰集團作為主發起人,經過6年發展,公司實力不斷壯大,現注冊資本8億元,連續4年獲溫州A+企業,連續5年進入全國小貸公司100強。公司加大金融創新,2014年9月成功發行了全國第一只小貸公司優先股,2013年7月在浙江股權交易中心成功發行了第一單定向債。

  華峰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總經理金美華向記者介紹說,該公司也是溫州金改的產物,于2012年8月成立,華峰集團占有20%的股份。公司成立以來,公司將自有資金及在地方募集的資金投向了項目投資(如基礎設施、中小企業技術改造)、股權投資、短期民間借貸、不良資產收購、定向集合資金等領域。主要起到了兩個方面的作用,一方面是引導民間資本陽光化和規范化,公司每次向社會募集資金時都將募集規模、項目專戶管理、向特定投資人募集及財務報表等,向當地金融辦報批;另一方面是引導小微企業融資方式從間接融資向直接融資轉變,如進行債權融資、股權融資等。

  在今年3月1日《溫州市民間融資管理條例》出臺后,民間資本管理公司定性為“資金管理企業”。溫州金融辦提供給記者的一份資料表明,溫州目前有12家民間資本管理公司,注冊資本金總額達到12.5億元,實現各縣(市、區)服務全覆蓋。

  臨近傍晚,記者來到了瑞安市經濟開發區,瑞安金融創新產業園的大樓就坐落在這里。產業園總經理葉小偉告訴記者,該園占地25畝,總辦公面積3.2萬平方米,第一期1.4萬平方米已招商,共有34家各類金融機構進駐。記者隨著他走進產業園,發現瑞安民間借貸服務中心、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瑞安農商行、互聯網中心、瑞安股權交易中心、瑞安市金融辦等各類機構在此進駐辦公。令記者嘆為觀止的是,想不到在瑞安這個縣級市,竟然有這樣一個金融產業園,將來這里將是該市的銀行便捷服務中心、民間借貸聚集區、投融資服務平臺、綜合金融服務中心。

  記者在深入的現場采訪中了解到,像華峰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瑞安民間借貸服務中心、溫州民商銀行等新型機構,只是溫州金改以來紛紛成立的近1000家各類地方金融機構的一個縮影。

  溫州市市長陳金彪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兩年半來,溫州市按照國務院確定的12項改革任務,帶領各方市場主體探索實踐,已建立起比較健全的地方金融組織體系、多層次的資本市場體系、深化創新的金融服務體系和比較完善的地方金融管理體系,由這“四大體系”構建的溫州地方金融體系已初步建立,并為全市經濟金融的健康持續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理性看待溫州金改的成效

  記者通過深入的采訪,與各方深入的溝通和互動交流,感覺到各方為實施溫州金改這項系統工程付出了巨大的艱辛,應當說溫州金改迄今兩年半已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是,社會各方對溫州金改的評價褒貶不一,這是十分正常的現象。

  張震宇分析說,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溫州金改脫胎于經濟下行,出現在部分中小企業亟需走出困境之時。金改效應對實體經濟的作用不一定是立竿見影的,而且部分試點項目的成效具有一定的滯后性,存在遠水不解近渴之憂。更何況溫州金改是一個系統性的綜合改革,解決的是企業融資難和投資難的“大數”問題,解決的是民間融資的“兩化”問題,解決的是金融業本身存在的業態發展不足的問題。諸如此類問題,不是在短短的兩年半時間內可以全部得到解決的。張震宇相信,“再經過2至3年的努力,溫州金改取得階段性成果是有望實現的,中小企業融資難雖然不可能得到完全解決,但初步得到緩解也是有望達到的?!?/span>

  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萬事萬物的發展,都有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正如竹子在生長過程中,有一段時間是在地下生長,往下長,根系發達,充分吸取土中營養,這時,人們看到的是竹筍才露尖尖角,然后突然在某一天就迅速長高,并蔚然成林。其實溫州金改,也是如此。前兩三年,溫州金改注重打基礎,推出了各項改革舉措,在建設地方金融組織體系、資本市場體系、金融服務體系、地方金融管理體系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基礎性工作,目前人們暫時看不到太大成績,“恨不新竹高千尺”。但是,再過二三年,溫州金改的成效將會顯著呈現出來,溫州金改的“竹林”一定會枝繁葉茂,為溫州經濟的持續穩定較快發展帶來又一季春風。

 

北京11选5一定牛 nba球赛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 微信星力捕鱼 免费玩麻将 利物浦历年英超排名 天津麻将机 股票投资分析报告 波克棋牌注册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电 网上赚钱论坛大全